iPhone 的触控键盘是怎么来的?

在《Creative Selection》一书中,作者 Ken Kocienda 提到了 2005 年他为 iPhone 设计键盘的故事。

在那个满大街都是诺基亚的时代,iPhone 那种没有实体键盘的设计是相当罕见的,几乎所有操作都要通过触控屏幕完成,包括打字。于是苹果需要自己设计一个虚拟键盘。

但他们遇到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屏幕太小,手指太大,一点下去很难准确按到你要的按键,打起字来简直是灾难。

由于迟迟没有好的方案,开发小组的领导不得不让组内所有人停下手头其他工作,专心设计这个虚拟键盘。

然后就出现了这种奇怪的设计:

(图片来自《Creative Selection》一书)

在这个键盘里,一个按键里包含三个字母,比如要打按键上方的字母 a,直接按按键就好;要打按键左下方的字母 b,则要向左扫过按键;要打按键右下方的字母 c,则要向右扫过按键。当然,后来的 iPhone 没采用这个键盘,因为太反直觉了,这样打字得多麻烦啊。

Ken 自己归纳了几个原则:

  • 按键要大
  • 不改变 QWERTY 按键布局
  • 输入方式只能是点击

然后他想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

(图片来自《Creative Selection》一书)

键盘的布局没变,每个按键包含 2 到 3 个字母。那么 iPhone 怎么知道你按下一个键的时候,要打里面的哪个字母?

这就是最精彩的部分了:Ken 在系统里导入了一部英文词典,当用户打字的时候,它会拿你输入的按键组合,自动比对词典里的所有单词,然后根据概率算出最可能出现的单词。

然后他还整出了一套自动纠正的算法,进一步提升输入准确率。

(图片来自《Creative Selection》一书)

当时苹果负责 iOS 系统开发、在苹果的地位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 Scott Forstall 看完这个 demo 后,毫不掩饰对这个方案的喜爱,几天后就将其定为 iPhone 键盘的解决方案。当然,Ken 还需要进一步完善这个键盘。

本来以为搞定了,结果后来他遇到的困难远远超出想象。

第一次挫折很快就来了,Scott 让 Ken 给市场营销高级副总裁 Phil Schiller 演示一下这个键盘。

对的,就是我们经常在 iPhone 发布会上看到的那个 Phil Schiller。

结果这个准备了好几天的 demo,只进行了两分钟就结束了。

Phil 对这个键盘毫不感冒,对 Ken 的回答也并不满意——而 Phil 的主要工作,就是说服全球所有潜在用户去购买苹果产品,如果他自己都不满意,这货还怎么卖……

更惨的还在后头。过了几天,人称“iPod 之父”的另一个大佬 Tony Fadell 也试用了一下,这次 demo 时间更短,Tony 随手打了几个单词就不玩了,话都没说一句,就起身和 Scott 去参加一场高层会议,留下 Ken 灰溜溜地收拾东西。总之,这个新键盘也没打动 Tony。

挫折陆续有来,下面是 Ken 列举的几个问题:

  • 如果你有个叫 Teemu 的芬兰朋友,这个键盘是打不出他名字的,因为词典里压根儿没这词,苹果也不可能穷尽世界上所有地区的所有人名
  • 有些英文的象声词根本毫无规律:“Arrr”、“Arrrr”、“Aarrrr”、“Aarrrrr”这几个词都是一个意思,要怎么打全凭心情,但这自然也不是这个键盘能打出来的,词典也救不了你
  • 在这个键盘上打一个比较长的词,例如“national”,当你打到第四个字母的时候,会发现系统给你提示的是“Mary”,加上第五个字母后则是“Mario”,如果你打一半走神,就几乎不可能想起自己接下来要打哪个字母。谁能不看不想就答出一个单词的第六个字母是什么?

很快又到了一次 demo 会议,但同事们试用下来反馈的问题越来越多,这个键盘越看越没指望,Ken 几乎全场都在解释为什么会这样。直到另一个高管 Greg 听烦了,直接吼了一句:

“你就不能一个按键只放一个字母吗?”

听起来像是一句废话:要是可以的话,谁会搞出现在这个方案啊?不过 Ken 听到这句话,却找到了办法。

没错,解决方法就是用回一个按键里只有一个字母的布局。

这一切也不是瞎折腾,Ken 在之前几个不同方案里面所累积的自动识别校正等技术,在切换回一个按键里只放一个字母的模式后发挥了巨大作用。

经过了几轮会议之后,团队想出了一个新的方案:系统仍然会判断你有可能会按的下一个按键,但最后实现方法,变成自动放大那个按键的有效区域。

(图片来自《Creative Selection》一书)

因为一个按键里只有一个字母,你可以直接按下你想要打的那个字母,上述几个问题也就不复存在了。

于是第一代 iPhone 的键盘就这样大功告成。至于后来在中文输入法上怎么他们是怎么做的,书里就没提到了。如果你知道这方面的故事,也欢迎跟我分享。

同场加映:

  1. Phil Schiller 现在仍然是苹果的市场营销高级副总裁,乔布斯离开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是苹果发布会主力,前几年 iPhone 都是他来发布。
  2. 而 Scott Forstall 在乔布斯离开两年后,也离开了苹果,坊间传闻是公司内部的派系斗争所致。
  3. 而 Tony Fadell 更是早在 2008 年就离职,坊间传闻他是被 Scott 炒掉的。后来 Tony 听到 Scott 被迫离开苹果,在接受 BBC 采访时表示:“他活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